当前位置: 首页 >> 党风廉政建设 [本页支持双击滚屏]
分享到:
字体大小:
收“感谢费”成惯例,他栽在退休前
发布时间: 2017-05-03   访问量:0   保护视力色:

感谢费成惯例,他栽在退休前

发布日期:2017-04-30    信息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有时候对方是一个人来的,只要不被发现,组织上也处理不了。我想不会查到我的,都快退休了,又是调研员,谁也不会动我了……”安徽省亳州市食药监局原调研员李健在被组织审查后交代了自己的违纪心理。

  亳州,是我国历史文化名城,享有药都的美誉,是全球最大的中药材集散中心和价格形成中心。食药监局这个关键部门,在当地所有药企眼中自然地位非凡。李健从部队转业到亳州药监系统后,历任药检所副所长、所长,市食药监局副局长,20128月至案发任市食药监局调研员。在药监系统工作十余年,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的他,从收一条烟、一箱酒,到逐渐收购物卡、收现金,快退休时还抱着侥幸心理在省委巡视组巡视期间大肆收钱,最终滑向了违纪违法的深渊。

  收了什么不记得,但谁没表示他却记得清

  一开始李健下去检查的时候,老板们也就给他一盒烟,请他吃顿饭。随着权力的加码,找他办事的人逐渐增多,从一盒烟到一条烟、一箱酒,然后送卡送钱,1000元、2000元他就敢接了。执纪人员介绍,李健收受好处费有一个自己的原则,就是不吃拿卡要。在他看来,别人如果要表示心意,也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与自己关系不大。

  我不卡你,为你办事是我们正常的工作,但是你表示点感谢也是应该的。李健理所当然地认为。

  话虽如此,但如果在事情办成以后没有表示,或者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没有到李健家里去探望,他会记得很清楚。逢年过节,李健家里会很热闹,前来拜年”“看望的药商最多,多到谁来了、送的什么李健都记不清楚,但是,每一个他觉得应该来、应该对他表示感谢而没有来、没送的人,李健却一点都不会忘记。

  20096月,亳州市某药业公司负责人孟某某经人介绍认识了李健,在李健的关照下,于当月就顺利办理了企业药品经营许可证。从此以后,李健就成了孟某某口中的领导,孟某某也就成了李健口中的朋友2011年、2012年,孟某某几乎逢节必送,李健自是来者不拒。但是2013年春节和中秋节,孟某某由于没在亳州,也就没给李健表示,在众多药商看望的过程中,孟某某就落下这一次,李健却记得很清楚

  组织审查期间,李健曾对执纪人员说:谁该来没来,能记住,心里还是有想法的。随后的2014年和2015年,该公司负责人为了持续得到李健的关照,恢复了一年两节都要表示的惯例,又得到了李健的关照。经查,2002年至2015年,李健在每年春节、中秋节时,收受他人礼品礼金折合人民币7.18万元。

  以同事为例的警示教育,都不能为他敲响警钟

  从认为自己不是吃拿卡要,到心安理得收感谢费,再到清楚盘算着谁没有来看望,李健俨然形成了一套自己收钱的思维逻辑,此时,身边发生的违纪违法案例和组织上的提醒对他已经起不到任何警示作用了。

  为了提升全体人员的廉洁意识,市食药监局坚持从市纪委、市检察院、市委党校请来宣讲人员对全体人员进行春训廉政教育,到目前已坚持了9年。作为活动主持人,李健也曾在主席台上大讲廉洁,让同事们自我约束,不要乱伸手。难道他自己没有害怕过吗?李健曾对执纪人员说,他也曾经有那么一点害怕,担心自己的问题会暴露,但这种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觉得廉政教育其实就是走形式,不起太大作用

  201410月,市食药监局一名科长郑如海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审查,此案牵扯出该单位10余人,这些人均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2015年春天,市食药监局在当年的春训中,有针对性地开展了警示教育,市纪委主讲人在授课期间特别提到了郑如海案件,以此来警示在场的干部。

  此时身为调研员,坐在台下听课的李健内心也受到了触动,但仅仅是一瞬间。事后,他向执纪人员承认,当时他认为自己已经退居二线,还有半年就退休了,干了一辈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组织上不会再追究了,这种警示教育对他来说也就是走走形式

  不收敛不收手,巡视期间照收不误

  思想的滑坡,让李健对不义之财的渴求像是上了瘾一样,不能自拔,在其不吃拿卡要,只收取感谢费’”的逻辑下,即使眼睁睁地看着身边人被市纪委调查,仍不收敛不收手,大肆收受他人财物。

  2015年春节前后,亳州一家药企有一批药品在山东省济南市被抽检为不合格产品,一般外地的药监部门查处后,就会请求亳州的药监部门进行核查,然后回复。当济南药监部门请亳州药监部门协查时,该企业负责人赶紧来找李健帮忙,李健答应从中协调。

  我们有一个中药鉴别领导小组,经过小组鉴别,认为是假药,但最终按照劣药进行了处罚。李健就这样协调了此事。为了表示感谢,该企业负责人送给李健1万元,他欣然接受。给你办事了,为你说情了,为你协调了,你表示点感谢也是应该的。事发后,李健对执纪人员说。

  更让人震惊的是,在20154月至5月,省委巡视组在亳州巡视期间,李健仍然照收不误,据执纪人员介绍,李健在接受市纪委调查前,还在收受他人财物。被调查的时候,他有一种意想不到的感觉,认为自己已经是调研员的身份而且很快就要退休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面对钱财的诱惑,李健未能把持住自己,一次又一次地自我催眠,一次又一次地伸手,在他企业比较有钱,收了就收了的观念下,1996年至2015年,其利用职务便利,为多家药企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共计132.83万元。

  还有半年就可以退休颐养天年了,哪知落了个晚节不保的下场,我还有八十高龄的父母需要赡养。回首自己过去10多年的行为,李健悔不当初。

 

扫描二维码收藏本页面链接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